更多的视角,更多的思考

跟人瞎侃的时候,才突然发现我是改革开放的一代,出生时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刚开过,细想一路走来,记忆里恰好包含了整个时代的变迁,也恰好包含了对各种看法的前后认识的比照。

比如,以前总说三十年改革开放是经济奇迹。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成就,这一点毋庸置疑,而且显而易见。但这只是我们直观的感受而已,如果放眼全球,所有经济体在工业化过程中,都保持了长时间的高速增长,中国或许时间更长,或许速度更快,但那也只是体量更大而已。所以虽然我们的成就不小,但也只能说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,说不上是奇迹。

再比如,赵本山在春晚上喊破天的“二万亿”的外汇储备,现在经过下跌也有近三万亿,先不说外汇储备意味着什么,仅数字而言,中国超过了日本位列世界第一,听起来很了不起。但这只是国有外汇储备而已,如果政府加上民间,日本就会远超中国了。因为中国是外汇管制的国家,企业所拥有的外汇储备仅仅是个零头,甚至可以忽略不计。这么一看,“二万亿”恐怕也要失色了。

那么上面这些宣传是谎言吗?恐怕也未必,虽然没有那么的崇高那么的伟大,但要做到,本身也不是容易的事情;而且在说出来的时候,的确也激励人心,也有很多人的认同。这,说白了只是在不同的时期,我们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而已。

就好比,当年总说伦敦雾都如何如何,有官员就提出我们要边发展边治理,这口号喊了好多年,现在看看天,就治理成这样了?想来,当时大家都觉得,根本连工厂都没有,怎么可能满天都是雾霾呢?十多年未必能加多少霾,治理还不是容易的很?谁能想到十年二十年间就满天都是霾了呢?现在明白为啥当年伦敦没能“边发展边治理”了吧。

还有以前总说,发达国家增长率只有1%,2%,我们20%,迟早追上它们。但今天看,我们已经逐步降到6.5%,将来必然也是1%,2%的增长。应该说如果做到西方的1%,2%还好,否则搞不好会掉入中等发达国家陷阱,那会更惨。这明显又是一个不同时代、不同视野、不同看法、不同结论的例子。

以前新闻总有各国发生街头运动,警方动用催泪瓦斯之类的,搞得感觉国外乱糟糟的。但今天看呢,虽然我们还没到催泪瓦斯那么严重,但群体性事件激增,一年要30万起,再回想当年的报道,不过是经过了工业化,民众衣食解决了,有了其他需要的正常反应而已。

再说媒体,因为国内媒体乱糟糟,总觉得西方媒体如何客观,但这次川普上台,美国全部主流媒体出现严重错判。这说明西方媒体也有倾向性,并非完全客观,区别只是他们更专业更自由,表现的也就是相对更客观而已。而我们的媒体如果能更专业更自由,或许也不是现在的样子了。比如凤凰卫视,中宣部投资的,号称香港的央视,可以说跟大陆官媒一样都是喉舌,但凤凰就更专业,所以同样的事情报道出来的就比大陆的可信度高很多。

抛开国家社会的层面,普通人也有同样的偏差。

比如我在《过剩时代的匪夷所思》中讲到的故事。

再比如,以前总听说,出了事故,老外都是先救助伤者,似乎财物的损失根本无所谓,相比当年的中国,碰破了一个瓦罐就能吵上一天,总觉得老外是何其高尚。可是不久前,我一朋友的车被一个破三轮撞了,三轮车的主人吓的不行,怕赔不起,结果朋友同行几个人一商量,就让三轮车走了。按理来说,又不是不讹人,起码要让肇事者出基本的修理费吧,这是本分。但朋友说,看他也没钱何必难为人呢?高尚吗?对比老外,才知道当年认为的高尚,不过是「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」的体现而已。正是因为老外并非高尚,所以美国发生严重灾害的时候,连警察都放弃职务逃命,这不是道德沦丧,只不过是人性而已。

Timg

最后要说的,我们所在世界太复杂了,而我们太局限了,局限于我们的时代,局限于我们身处的位置,局限于我们收到的资讯,局限于我们自己的思维,所以我们认为的东西未必就是我们认为的样子,下定论之前,请更多的视角,更多的思考。。。

 

Related posts: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