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说铜锣湾书商案

一开年,铜锣湾书商案就闹的沸沸扬扬的,恰逢在港就去凑了凑热闹,先看主角,铜锣湾书店:

1

铜锣湾拥挤的马路上招牌林立,不留意都可能会错过。

2

小小的门面,有点像是住宅楼,门口摆着几本招牌禁书

3

一楼楼道

4

 大门外是防盗门,如果没有招牌指示,完全是一普通单元房的样子 

5

 大门紧闭,贴满支持者的留言,还有一封《关于“全国整肃不良图书”行动之重要布告》的红头文件(1月4日) 

6

由书商案引发的1月10日立法院游行,据说参与者有数千人,现场高呼捍卫一国两制口号

7

游行者扶老携幼,带着黄色带,整体比较理性

8

 立法院附近天桥上,警方在戒备,持媒体证件的可以进入铁栏杆就近拍摄和观察,警方封锁区域外则是普通人席地而坐打牌野餐

9

 游行区域一楼之隔的添马公园,草地上都是野餐的人员。一边是热火朝天的运动,一边则是轻松惬意的野餐露营,这恐怕才是集会自由下的生活体现吧

铜锣湾书商案起源于政治图书,这些书大多是以领导人轶事、党国内幕为题材,有内部人士的爆料,也不乏猜测推断,基本上是大量外媒引用,内容说一遍又一遍重复很多,质量一般。但因为这些内容在大陆属于敏感内容,不见于媒体报端,而大陆又唯政治论,结果这些书成了某种意义上“内参”,常有人会托赴港的朋友购买,于是,一个因信息不透明而人为造成的稀缺市场就形成了。

铜锣湾书店恰恰针对的就是这个市场。以价格论,同样篇幅的图书一般在80HKD左右,而政治图书则是140HKD,几近进口原版书的价格。图书撰写容易,售价高,又不愁卖,铜锣湾书店的主角们,如李波转而专门出版销售政治图书也就可以理解了。

即使是普通人,看到别人依靠卖自己的八卦牟利,恐怕也会怒不可遏,何况是大权在握高在云端的大佬们?但基本法明确规定出版自由,并且大陆司法机构无权在港执法,近几年因为基本法23条导致的问题不断,大陆一直以基本法作为根本底线,为了几个书商自己破坏基本法实在是得不偿失,所以对付书商基本上都是趁着他们北上深圳的时候才会采取行动。

拘捕在大陆的香港人是有例可循的,最著名的莫过于绑架李嘉诚儿子的张子强,张子强因违反交通规则被发现使用假护照,结果身份被揭穿,大陆以各种手段扣留张子强八个月,期间张子强数次试图反港受审被拒,最终崩溃。对张子强的扣留,港府是支持的,大有“幸好在大陆扣住他”才破获这个惊天大案的感觉。

但今年的铜锣湾书商案的主角,李波却是在香港失踪的,由此一发不可收拾。虽然事后,李波的亲笔信自称是自愿返回大陆投案,但在香港入境处没有出境纪录成了致命伤,试问有谁去主动投案,还要偷渡去的?官媒说强力执法自有规避法律的办法云云,更被执法部门说成是“帮倒忙”。

港人所说的“失踪”在大陆实在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只不过我们称为“失联”,随便搜搜微博,失联事件层出不穷,有记者、律师、某案关键证人等等,大多跟执法机构有关,可见起码在执法部门的角度看来,“失联”是一种起码内部认可的办案手段,区别只是,大陆因为信息封锁严格所以“失联”只在小众消费,而在香港不仅是媒体,连亲大陆的梁振英也不肯背书,结果一步走差,步步被动,被说失踪就搞亲笔信,被说为啥不视频就搞视频,关键没有出境纪录的事情解释不清,越挤牙膏越没人信,遂成轩然大波。

铜锣湾书商案,大陆实在是得不偿失,不仅仅破坏了十八大依法治国的愿景,更动摇了港人对基本法的信心(仅从游行队伍高举捍卫基本法就可见一斑),使得港人民心更加背离。反观执法机构,国内行之有效的手段跑出大陆立马水土不服,捅出这么大个篓子,可知国内执法手段层次是多么的低下;而网上那些呐喊“香港是中国的,我们愿意怎么执法就怎么执法”的声音,都在彰显依法治国真的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啊。

Related posts: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