晋献公死在甲子?

春秋 鲁僖公九年记载:

甲子,晋侯佹诸卒。

一般认为,春秋时代礼崩乐坏,讣告也随意,而接受讣告的鲁史官纪录也不讲究,讣告什么就记录什么。晋侯佹即晋献公,这条是晋献公去世的条目,想来讣告只说甲子日,并没有指明月份,于是春秋也就只记了甲子,没有纪录月份,于是给后世留下了纠纷的种子。

U=1192980960 3831676608 fm=21 gp=0

公羊记载甲子为甲戌,即九月十九

杨伯峻《春秋左传注》认为,左传纪录晋献公去世为九月,而晋国用夏历(即农历),由此推算该甲子,应该是周历十一月初十。

先看原文前后,春秋条目:

(秋)九月戊辰,诸侯盟于葵丘。
甲子,晋侯佹诸卒。
冬,晋里奚克杀其君之子奚齐。
(十年春)晋里克弑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。

左传条目:

秋,齐侯盟诸侯于葵丘
九月,晋献公卒
冬十月,里克杀奚齐于次…荀息立公子卓以葬
十一月,里克杀公子卓于朝,荀息死之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里克弑卓子,春秋经记录在十年春,而左传纪录在九年冬,按《春秋左传注》说法,晋国用夏历,而周历与夏历差两个月,夏历的九年十一月是周历的十年二月,由此春秋和左传的纪录就一致,反证甲子即甲戌的说法是公羊误记,甲子应该是周历十一月初十。

看似言之成理,而且能自圆其说,但左传纪录晋史通用夏历值得商榷,前面已经有文章提到。以本例而言,如果甲子日是十一月初十,则鲁史官受到讣告应该是在十一月之后,即九年的冬天,为什么春秋经要记录在秋季的条目下呢?错简?还是孔子整理的时候搞错了日子?

春秋对于四季的执着来源于四季对应的四次祭祀,所以甲子误记甲戌的可能性远大于冬季的条目纪录在秋季。如果按公羊,甲子为甲戌的误记,即九月十九,那么左传的九月并非夏历而是周历,那么又要如何解释里克弑卓子春秋纪录在十年而左传纪录在九年呢?

这一点要注意一个细节,左传纪录里克杀奚齐时提到了,荀息为奚齐葬,而里克弑卓子,荀息跟着殉死,卓子有没有葬谁葬的就不知道了。按当时的葬仪,书葬必然会有讣告,所以奚齐死时,晋国虽然乱,但鲁史官还有正常途径可以得到消息并及时做了纪录;但卓子死时,已经没有人关心他的后事,鲁史官得到消息就晚了很多。等得到消息时,春祭已过,只能如申生死例,不录月份的纪录在春季条目下了。

Related posts: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