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「内地女生勇敢撕下港独宣传单」的几点看法

最近香港中文大学「内地女生勇敢撕下港独宣传单」成了热点,以下记录几点看法。

首先,内地女生撕下港独宣传单的行为,同意李文的观点。即别人的传单是私产,不能随便破坏的,这是对别人的尊重。至于说,传单违法、贴的妨碍别人,这些应该举报校方处理,如果对方再贴,可以再次举报。这就好像,你看到别人在做违法的事情,你要通过违法的手段去制止他,这不是法治。而「你们能贴,我就能撕」,这个不是民主。

其次,学生会干部说「学校授权我们管理民主墙」、「我们是学生选举产生的」等等言论也是有问题的,学生会说白了是一个学生事务管理的组织,并不是用来一个宣扬政治主张的,学生在选他们做干部的时候,也不是依照他们的政治主张来选他们的,他们要宣扬政治主张可以以个人身份进行,但不能以学生会的名义,否则不同意他们主张的人岂不是要被代表[……]

more

人人都说大师好,可惜学问虚不了

今天的信息发达,虽然大多数人不怎么读书,但即使每天推送的网文算下来,阅读量也是相当惊人的,如果再有心思考,就会有很多有趣的想法出来。所谓「学而时习之,不亦悦乎」指的就是这个时候啦,尤其是自觉新想法「启前人未至之境」,那更是无比愉悦。

可是,下一步就未必会这么愉快了。因为有了好的想法,当然要到处去散播,结果往往是到处被拍砖,被人说出是神逻辑。这是因为想法,需要有体系的支持,需要能自圆其说,更重要的是需要实际的证据支撑,而这每个环节都会被人质疑的。

按说,别人不服,自己又要争口气,当然要各种查资料,各种引经据典的反驳,但找证据,说实话,本身是艰苦的,一时半会儿又未必来得及,更重要的是,万一自己查出的证据都是自己的观点的反例,岂不是要自己的打脸?

我以前曾经又个神逻辑,当时知道古人有姓氏,然后又知[……]

more

宪法凭什么最大?

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说:

党制定的法律,党大法大还用讨论吗?

然后就有人反驳,并且举出彭真的原话「党领导人民制定法律」来说,原话的主语是人民,应该是人民制定的法律,结果又引发语法的争论。遇事找出处,然后掰碎了细细讨论,是值得称赞的。但不管是谁制定的法律,法律必然都是人制定的,难道谁制定谁就大过法吗?这样的逻辑不通且可笑。

如何看待党大还是法大的问题,首先要问对问题。正确的问题应该是,法或者说宪法,凭什么最大?

可能有的朋友会立即跳脚,宪法是至高无上的,不最大,还搞什么法治社会?这么说当然没错,但这只是说出了西方法治社会的结果,如果我们要搞法治社会,自然要搞清楚这个结果怎么来的,也就是宪法最大凭的是什么?

其实我们回去看看古代,古代至高无上的是皇帝,试问皇帝是最大的吗?可惜,大多数时候并不是的[……]

more

更多的视角,更多的思考

跟人瞎侃的时候,才突然发现我是改革开放的一代,出生时十一届三中全会刚刚开过,细想一路走来,记忆里恰好包含了整个时代的变迁,也恰好包含了对各种看法的前后认识的比照。

比如,以前总说三十年改革开放是经济奇迹。改革开放取得了巨大的经济成就,这一点毋庸置疑,而且显而易见。但这只是我们直观的感受而已,如果放眼全球,所有经济体在工业化过程中,都保持了长时间的高速增长,中国或许时间更长,或许速度更快,但那也只是体量更大而已。所以虽然我们的成就不小,但也只能说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,说不上是奇迹。

再比如,赵本山在春晚上喊破天的“二万亿”的外汇储备,现在经过下跌也有近三万亿,先不说外汇储备意味着什么,仅数字而言,中国超过了日本位列世界第一,听起来很了不起。但这只是国有外汇储备而已,如果政府加上民间,日本就会远超[……]

more

「作三军」和「舍中军」

关于「作三军」和「舍中军」,春秋记录可以分为三段:

「作三军」在《左传 襄十一年》

【春王正月,作三军。】
春,季武子将作三军,告叔孙穆子曰:「请为三军,各征其军。」穆子曰:「政将及子,子必不能。」武子固请之,穆子曰:「然则盟诸?」乃盟诸僖闳,诅诸五父之衢。

正月,作三军,三分公室而各有其一。三子各毁其乘。季氏使其乘之人,以其役邑入者,无征;不入者,倍征。孟氏使半为臣,若子若弟。叔孙氏使尽为臣,不然,不舍 

「舍中军」在昭五年:

【春王正月,舍中军。】
春,王正月,舍中军,卑公室也。毁中军于施氏,成诸臧氏。初作中军,三分公室而各有其一。季氏尽征之,叔孙氏臣其子弟,孟氏取其半焉。及其舍之也,四分公室,季氏择二,二子各一。皆尽征之,而贡于公。

此外还有晋国女叔齐的几句评论:

公室四分,民食[……]

more

德本才末

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提到说,中国历来讲求的都是德本才末,言下之意就是一个人有好的品德最重要,才能反而可有可无,无德有才就好像科幻片里的邪恶博士一样,是非常危险的。

查了查,没有找到「德本才末」的出处,只看到「德本财末」。

「德本财末」出自《大学》:「德者,本也;财者,末也。」孔颖达疏:「德能致财,财由德有,故德为本财为末也。」也就是说德是一个人的内在,财则是身外物,有内在的人自然会得到财富,这个非常容易理解。

但「德本才末」似乎也有这个词,应该怎么理解呢?才能是不是真的不重要呢?

先看德,《说文》:「德者,升也」也就是说,德本是升华的意思,是个中性词,所以古代有所谓善德、恶德的说法,即善上升为善德,恶上升为恶德,但后来变成了专指善德,恶德这个词甚至都不再用了。类似的例子还有臭这个字,本指气味,[……]

more

大都无城读后

《大都无城》以考古资料为基础,介绍了从夏商以下中国城市样貌的变化,在这里整理一下读后印象。

最早在龙山时代,聚落面积在10w-30w平方米,都是以方正的城垣包围。这是早期的城邑时代。

到了BC1700年,二里头时代(夏或商初?),出现了100w-300w平方米的大城,城市以环壕作为屏障,不筑城垣。以环壕取代城垣。这大概是大都无城的源起。

到了BC1500年,二里岗时代(商?),在郑洛地区出现了大城(郑州城),一般认为是商代的都城亳,亳有内城以城垣包围,约3平方公里,其中以宫殿建筑为主,外围还有10-13平方公里的外城区,外城建有城垣,城垣配合原有的自然景观修建为迁就地形,形状并不规则。亳附近偃师城,偃师城也筑有城墙,最初城内面积为86w平方米,后来扩展为1.9平方公里,城门狭小,城垣宽厚且有[……]

more

小侄女

小侄女4岁半了。

小侄女在一边玩她奶奶的手机,啪的一声手机掉在地上,大家都朝她看,她一脸淡定的捡起手机说:幸亏奶奶的手机是苹果的。。。

小侄女在吃桂圆,提醒她桂圆吃多了上火,她说:我知道。。。转头又强调:很久很久以前盘古出生把天地分开的时候,我就知道了。。。囧

小侄女大哭,怎么哄也不行,突发奇想对她说,哭起来就不好看了,不信你拍下来给你。她依然在哭,但镜头一对她,她马上不哭了。之后此招百试不爽。。。

一天只准小侄女吃一颗糖,中午小侄女拿起一块糖,拆开糖纸,把糖放在舌头上舔了一下,又重新把糖包好放回去。我说,你都舔过了别人还怎么吃啊,你吃了吧。小侄女说,不行,我今天吃过糖了。。。

也说铜锣湾书商案

一开年,铜锣湾书商案就闹的沸沸扬扬的,恰逢在港就去凑了凑热闹,先看主角,铜锣湾书店:

1

铜锣湾拥挤的马路上招牌林立,不留意都可能会错过。

2

小小的门面,有点像是住宅楼,门口摆着几本招牌禁书

3

一楼楼道

4

 大门外是防盗门,如果没有招牌指示,完全是一普通单元房的样子 

5

 大门紧闭,贴满支持者的留言,还有一封《关于“全国整肃不良图书”行动之重要布告》的红头文件(1月4日) 

6

由书商案引发的1月10日立法院游行,据说参与者有数千人,现场高呼捍卫一国两制口号

7

游行者扶老携幼,带着黄色带,整体比较理性

8

 立法院附近天桥上,警方在戒备,持媒体证件的可以进入铁栏杆就近拍摄和观察,警方封锁区域外则是普通人席地而坐打牌野餐

9

 游行区域一楼之隔的添马公园,草地上都是野餐的人员。一边是热火朝天的运动,一[……]

more

善为易者不占

在网上有人提到“善为易者不占”,这句话听过,但到底什么意思还真没仔细推敲,在网上搜了一下:众说纷纭,其中以陈全林博客《说说“善易者不卜”》(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63e9664f0100jt25.html),比较有代表性,原文:

“善易者不卜”是荀子说的一句话,千百年来,对此语各有说法,有的人说真正懂《易经》了,就不会给自己或别人占卜了。也有道理,因为《易经》和《易经》的道就在他心中。要说善易者一定不卜,也未必。孔子说“君子静则玩其辞,动则玩其占”。孔夫子还是主张有事可以占卜的。有的人认为,真正懂得《易经》的人,不用占卜的形式就能占卜,这便是“善易者不卜”。也对。我遇见过许多《易经》占卜家,有的要在纸上画卦、演算、排局,才能占卜,我过去也这样。有一些[……]

more

神是什么

跟人侃易经的时候提到,易是用来与神交流的,结果被人问,神是什么?

这是个有趣的问题,在多神崇拜的社会里,河中有河神,山中有山神,甚至一个炉灶还有所谓灶神,如果到文学作品中,这些神还有组织,甚至社会,比如西游记,就有玉皇大帝、有王母娘娘,不同的神在其中还有不同的等级。

有神必有祭,《国语 襄王不许请隧》周襄王说:“昔我先王之有天下也,规方千里,以为甸服,以供上帝山川百神之祀。。。内官不过九御,外官不过九品,足以供给神祇而已。。。”不只是上帝,山川百神都是需要祭祀的。祭祀规格则是越古就越是盛大,杀牛宰羊自不可免,人祭也不稀奇,比如宋襄公就用鄫子祭祀次睢之社。

上帝山川百神这么多的神,却从来没人真的见过,所谓神灵的画像都是后人想象出来的。而且,也没办法证明他们是不是存在。明明是虚无缥缈的东西,每次[……]

more

事关正义

在微博上看到李敖的一个帖子:

@哈囉李敖:去年 11 月 24 日英国「卫报」网站(www.theguardian.com)统计过:美国利用无人飞机到他国肆虐,一次针对 41 人的轰炸中,就造成 1147 人的无辜死亡,相当于杀一个美国人眼中的「坏人」,要有 28 名无辜妇女与儿童陪上性命!也就是说:杀一个「坏人」,要 28 条好人陪死!此美式正义也!

有人转发并做了评论:

@岑科微博:美国帮中国抗击日本侵略、帮台湾防范共产主义势力吞并的时候,也误伤过百姓的性命。李敖这种指鹿为马的歪曲,算得上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了。

这话说的,好像只要别人在帮你,伤害你的人就是应该的? 

@岑科微博:两害相权取其轻。难懂吗?

何为害?何为轻?人命的价值是你能随便定义轻重的嘛?这就是你的正义?如果那[……]

more

季姬的凄美故事

春秋 僖公十四年、十五年、十六年提到季姬,加上日期和标点也不过五十字,但串起来却是一个春秋女性争取幸福的凄美故事,原文:

(九年)秋七月乙酉,伯姬卒。

(十四年)夏六月,季姬及鄫子遇于防。使鄫子来朝。

(十五年秋)季姬归于鄫。

(十六年)夏四月丙申,鄫季姬卒。

季姬是僖公幼女,长女伯姬许配给杞国,季姬则是陪嫁的滕妾。没想到,伯姬还未出嫁,就在九年夭折。按春秋时代的习惯,伯姬虽未出嫁就去世,作为滕妾的季姬仍然要前往杞国。滕妾地位很低,没有大姐以夫人身份罩着,悲惨命运可想而知。季姬成年及笄的时候,就是出嫁杞国的日子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十四年的六月,季姬终于要以滕妾的身份前往杞国。经过防,遇到了路过的鄫子,两情相悦。季姬让鄫子去鲁国求婚。鄫子借口去鲁国朝见,向僖公提出了婚姻的请求。

取消婚约是[……]

more

里克弑君

春秋 鲁僖公九年,讲到晋献公死后,大夫里克发动政变连杀两位新君的事情,原文如下:

(九年)冬,晋里奚克杀其君之子奚齐。

(十年春)晋里克弑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。

但有意思的是,奚齐被称为“其君之子”,是被“杀”;而卓却被称为“其君”,是被“弑”。同样是晋献公的儿子,同样继位,为什么待遇却完全不同呢?

按左传,晋献公九月去世,十月里克在灵棚杀死奚齐,荀息立卓安葬晋献公,十一月,里克又在朝堂上杀卓。

201209170913409597

杨伯峻《春秋左传注》解释说,晋用夏历,夏历十一月已经是周历元月,所以卓被杀时已经逾年,逾年改元也就意味着正式继位,跟里克之间已经是君臣关系,所以春秋用“弑”。

这个说法颇为牵强,以前文章已多次说过左传记载晋史用夏历值得商榷,即使晋史用夏历,鲁用周历自然认为已经逾年,但晋用夏历却还没有逾年,这时候[……]

more

晋献公死在甲子?

春秋 鲁僖公九年记载:

甲子,晋侯佹诸卒。

一般认为,春秋时代礼崩乐坏,讣告也随意,而接受讣告的鲁史官纪录也不讲究,讣告什么就记录什么。晋侯佹即晋献公,这条是晋献公去世的条目,想来讣告只说甲子日,并没有指明月份,于是春秋也就只记了甲子,没有纪录月份,于是给后世留下了纠纷的种子。

U=1192980960 3831676608 fm=21 gp=0

公羊记载甲子为甲戌,即九月十九

杨伯峻《春秋左传注》认为,左传纪录晋献公去世为九月,而晋国用夏历(即农历),由此推算该甲子,应该是周历十一月初十。

先看原文前后,春秋条目:

(秋)九月戊辰,诸侯盟于葵丘。
甲子,晋侯佹诸卒。
冬,晋里奚克杀其君之子奚齐。
(十年春)晋里克弑其君卓及其大夫荀息。

左传条目:

秋,齐侯盟诸侯于葵丘
九月,晋献公卒
冬十月,里克杀奚齐于次…荀息立公子卓以葬
十一月,里克杀公子卓于朝[……]

more